武石刀筆下的“烽火藝途”

        作者:蒲波2019-09-03 00:09:18 來源:中國藝術報

          (1/3)聯合起來(單色木刻) 武石

          (2/3)最后一根鋼梁(套色木刻) 武石

          (3/3)小麥豐收(套色木刻) 武石

          中國美術家網--讓藝術體現價值

        他是一名新四軍老戰士, 1943年參加新四軍,曾轉戰大江南北和鄂豫邊區;他又是我國著名的版畫家,在1934年投身抗日救亡運動后,以木刻刀為“武器” ,走上了以版畫圖存救國的藝術道路。他就是武石。而在百度上搜索,關于“武石”的網頁鏈接沒有他的原名“馮子樹”多。這是一個怎樣的美術家呢?

        8月27日至10月13日,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行的“烽火藝途——武石捐贈作品展” ,通過武石家屬捐贈的100余件作品以及相關的不同時期的報紙、雜志、檔案、手稿、書信、照片等輔助文獻,全方位地展示了武石的創作生涯和藝術造詣。

        刀與筆:宣傳的戰士

        1912年,武石出生于湖南省湘潭縣赤泥沖。15歲那年,他創作了漫畫《武裝起來打倒蔣介石》 ,表現出鮮明的革命思想。1932年,他考入上海美術專科學校國畫系,師從潘天壽、吳茀之等著名畫家。其后,在魯迅先生倡導的新興木刻藝術運動引導下,他對木刻逐漸產生興趣。1937年“八一三”事變后,他組織“上海職業青年救亡服務團”沿浙贛線做救亡工作,用白竹布畫了幾十幅漫畫,每到一處掛出來,同時還畫了不少大幅壁畫,配合講解。武石回憶,這樣的形式“很受群眾的喜愛” ,“然而自己覺得還不夠,應該刻制木刻畫,通過報刊廣為發表,影響更大” 。

        這一時期,武石在《政治情報》《傷兵之友》 《戰地文化》 《力報》 《開明日報》 《時代》 《七七報》等報刊上發表了大量木刻作品和漫畫作品。一發炮彈飛向“文化漢奸” ——那是武石于1940年創作的單色木刻作品《打擊》中的內容;單色木刻作品《到前線去》中,標語“中國人不打中國人”赫然醒目;單色木刻作品《聯合起來》號召“援助蘇聯消滅法西斯蒂” ,地球儀的上方是高舉著鐮刀等武器、呼喊著的人民,一對緊握的手以特寫的形式占據了畫面下方的近景處,傳遞著堅定有力的信念; 《勞軍圖》中在“人民解放軍萬歲”的旗幟的引領下,老百姓們吹嗩吶、敲鑼打鼓、挑魚牽羊以及歡樂地進行民俗表演的種種情形集中呈現,創作者的欣喜心情躍然其上。

        喜與歌:時代的新顏

        新中國成立之后,武石的創作題材轉向建設社會主義新中國的新氣象。他響應時代的號召,深入工廠、礦山、農村和建設工地……創作了關于農村土地改革、北京人民大會堂、武漢長江大橋建設現場、葛洲壩建設合龍、農民莊稼豐收等表現新社會、新生活的作品。

        在套色木刻作品《小麥豐收》中,大面積金色耀眼的麥垛與那一抹純凈透徹的藍天形成強烈反差;他的名作、套色木刻《最后一根鋼梁》刀法精細、層次豐富,成為展覽現場的一個焦點;中國畫作品《夜晚歸來魚滿倉》中舟船穿梭,與兩岸搖曳的草木相協調,頗具動感。其他作品,如《天臺山下》中忙碌于建設的勞動者身影與崇山峻嶺形成對比, 《曬新棉》里棉花朵朵如白云, 《搶救國家財產的王杰》表現了在洶涌的波濤中奮力搶救國家財產的共產主義戰士王杰。

        武石這一時期的作品題材涉及當時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,他勤奮地記錄下那個時代的標志性場景、標志性人物,他的創作成為時代的圖像史—— 《抽水機站》 《放水老農》 《武鋼建設中》 《葛洲曉霧》 《長江截流》 《航標工人》 《雄偉的人民大會堂在建設中》 《向馬鞍山要糧》 《船廠一角》等作品,呈現了廣闊的社會圖景。對時代的凝視,成就了武石。

        思與憶:征途的回望

        隨著年齡的增長,武石始終難以忘懷曾經的軍旅生涯,尤其是他所親歷的中原突圍經歷。新中國成立之后,尤其是1980年之后,武石多次沿著當年的戰斗路線進行采風和追憶。旅途中的所見所感激發了武石的創作熱情,他更多以中國畫的形式,藝術地再現鄂豫邊區及中原突圍題材的歷史畫卷,將對邊區軍民和戰友的感情傾注于中國畫的筆墨探索中。

        1954年,武石創作了中國畫《白棵灣》 。白棵灣是新四軍五師司令部。新四軍在這里指揮著全邊區的抗日戰爭。武石在畫上題跋中寫道:“前面有側門的一間房子是李師長常住的地方。 ”在《上余家店紅軍醫院》 《三五九旅與敵惡戰于荊紫關》 《玉皇頂》 《侏儒大捷》 《南征待渡急黃河獻冰橋》等作品中,他用畫作講述著一個個革命故事:“一九四一年十二月至次年二月,我軍三打侏儒山,斃傷日寇二百余人,殲滅偽定國軍全部第二師千五百余人,俘獲九百余人,戰果輝煌,大快人心” ;“一九四四年十二月王震同志率八路軍南下支隊由延安奔赴湘粵贛邊,開展抗日斗爭。當跨越黃河時,奇寒裂地,風雪飛天,忽有冰橋橫架,乃殲敵而過,誠天助也” ——在武石的這些題跋中,觀眾對激蕩著理想和激情的革命時代有了更加深入的認知。

        在回顧革命征途的同時,武石還創作了山水風光圖,展現自然之美。他的《三峽》山峰巍峨聳立,瀑布飛流直下,意圖呈現“濤聲七百里,春風綠萬山”的勝景;他的《兩岸桃花》 ,暈開的紅色淡如煙,大寫意的畫風體現創作者閑適、平和的心境; 《黃山東海》《黃山風光之十》或者突出黃山松柏,或者表現云海詭譎。

        武石晚年,在花鳥畫方面著力甚多,他畫的日常蔬果、花卉,顯露著平樸親切的氣質和生動自然的感染力。誠如武石自己所言:“情隨藤蘿百回轉,意到筆端春正香。”

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責任編輯:靜愚
          :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,不代表[油畫家網]的立場,也不代表[油畫家網]的價值判斷。
      天津时时彩开奖走势查询 Processed in 0.808(s)   65 queries
      update:
      memory 4.543(mb)